当前位置:首页 > 实时热点 > 正文

奋斗者正青春,人们的生活和困境各不相同!

尽管每天穿着防护服、戴着口罩和面罩,还是有邻居认出了他——现象级舞剧《永不消逝的电波》男主角“李侠”扮演者、上海歌舞团荣典·首席演员王佳俊。3月31日起,他的身份从聚光灯下的舞者变成了默默无闻的志愿者。在日复一日为社区居民配药、运送物资、组织核酸检测的志愿者工作中,他偶尔会想起他所扮演的“李侠”,那个心中有信仰的隐秘战线工作者。虽然很久没登台了,但他却觉得,自己离角色越来越近。

奋斗者正青春-第1张图片

王佳俊扮演的“李侠”

敲开大门,关心老人的真实困境

过去几年,《朱鹮》《永不消逝的电波》热演,王佳俊一年在上海不过几个月,每天回家不过睡一觉,从没跟邻居打过交道。但过去一个月,他认识了许多邻居。他住在长宁区仙霞新村街道,小区里大多是六层楼的老公房,有1800多户,老年住户的比例很高。作为所在楼栋的“楼组长”,他一层一层爬楼敲开每户人家的门,摸清多少户有老人,是否独居,食物够不够,有无配药需求。

“敲开他们的门,我才发现,一扇扇大门背后,人们的生活和困境各不相同。很多老人不会团购,又不好意思麻烦邻居,可能连最基本的鸡蛋和蔬菜都吃不上。还有很多老人缺药,对他们来说,吃不上药比吃不上饭更着急。”王佳俊说。每一天,他都会将收集来的问题集中到一起,在楼组长的群里沟通,大家一起想办法解决,为老人排忧解难。

封控在长宁区的他,时常牵挂住在普陀区的父母,父母年纪大了,没打过疫苗,还有基础疾病,也曾濒临断药。多亏父母小区的志愿者帮忙,才续上了药。“我特别感谢父母身边的志愿者,这时候体会到什么叫‘远亲不如近邻’。我也希望给我身边的老人带去更多帮助和心理安慰,对他们多一点耐心,就像对自己的亲人一样,让他们的儿女不用担心。”

当了一个月志愿者,王佳俊几乎轮遍了所有岗位,最长的一次服务近8小时。“从小练舞,我其实不怕累,但一直穿着防护服,有种被束缚的感觉,时间久了喘气都难,精神上也会有压力,真切体会到了医护人员的不易。”每次出门为居民配药,都要花去大半天时间,一家医院配不齐,就得跑第二家。“有的药,老人已经等了很久,就像他们的救命稻草。最终成功配到药,满载而归时,就会特别有成就感,特别开心。”

为居民配药

舞台之外,找到新的人生价值

原定于4月开启的舞剧《永不消逝的电波》新一轮驻演、巡演因疫情而一场场取消,曾令王佳俊焦虑。“对于舞蹈演员来说,没有多少年青春,没有多少个春天可以浪费。心里难免有些遗憾,因为现在对我来说,是跳一场少一场的状态。”

对舞者来说,一日不练自己知道,三日不练观众知道。然而封控在家,很多舞蹈基本功训练无法放开手脚,他只能坚持体能训练和简单的动作。还好,志愿者工作让他每天都过得很充实。“想到每天都能帮助别人,就不焦虑了。至少封控的日子我没有白白浪费时间,而是在舞台之外,找到了自己另一种人生价值。”

舞剧《永不消逝的电波》已演出400多场,对王佳俊来说,每一场都好像一次精神洗礼,让他走近英雄,了解党史。去年5月,在《永不消逝的电波》巡演舞台上,他成了一名预备党员。

这次在社区志愿服务中,王佳俊发现,大部分志愿者都是党员,他们冲在最前面,全心全意为他人服务。“这让我想起‘李侠’那一代革命烈士,我想让他们看到,如今的我们在面对严峻考验时,也能齐心协力、守望相助。这一代年轻人,也有一腔热血。”

如今,王佳俊所在的小区已从封控区变为管控区,他最期待的事,是早日回归练功房,挥洒汗水。“在家里没办法好好跳舞的时候才发现,练功房是我最怀念也最自在的地方。我迫切想要回到歌舞团,和我的同事们一起,尽快恢复身体机能,为了大幕重启的那一天而努力。我想,这段志愿者经历会是我未来一笔宝贵的财富,无论是用舞蹈来说故事,或是在舞台上塑造角色,都会更贴近生活本身。”

有话要说...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