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娱乐八卦 > 正文

陈建斌为什么娶蒋勤勤(陈建斌你凭什么娶蒋勤勤)

最近,真的被陈建斌和蒋勤勤这对夫妇吸引了。

最新一期《妻子的浪漫旅行5》里,几个姐姐谈起初恋的事。

蒋勤勤兴致勃勃地说着当初的初恋。

陈建斌听着如坐针毡。

各种表情包层出不穷。

例如生气。

陈建斌为什么娶蒋勤勤-第1张图片

沉默。

逗得蒋勤勤在微博上说:

一个小故事换了陈老师一堆表情包,值了!

哈哈,这算不算变相“报复”呢?

因为节目开始时,陈建斌可没少惹蒋勤勤生气。

刚开始一行人去竹海玩。

在大巴车上,大家都在向蒋勤勤请教夫妻相处之道。

陈建斌说,蒋勤勤干嘛我就干嘛。

蒋勤勤听不下去,“讽刺”陈建斌跟风。

爬山时,看到秦海璐穿着老公买的鞋子,感叹自己没有。

在呐喊泉时,陈建斌要帮她把包拿下来,她大声拒绝。

穿越雾林时,陈建斌要牵她的手,她猛地甩开:

“一定要这样吗?你做你不擅长的事,真的很别扭。”

陈建斌一脸疑惑。

“怎么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蒋勤勤就是不说。

但陈建斌很了解蒋勤勤的性格,不说,就是有问题。

在一僻静处,蒋勤勤终于说出了心中的委屈。

一切都要从他们出发到大巴车上说起。

早上,原本他们手牵手走着。

走到一半时,陈建斌突然松开蒋勤勤的手:

“就是那辆车了!”

边说边加快步伐。

蒋勤勤还饶有兴趣地说着路边的油菜花。

陈建斌没听到,还催促:

“快点,我们要赶不上了。”

说完,越走越快,逐渐拉出“银河距离”。

陈建斌的“无心之举”,让蒋勤勤觉得自己被冷落了。

可陈建斌对这件事毫无印象。

一直辩解“我没有啊。”

看到这一幕时,我不禁笑了。

两个年龄加起来快100岁的人,竟然像个孩子一样在置气。

但在这对夫妻上,我看到了大部分夫妻最真实的样子。

蒋勤勤心细如尘,缺乏安全感。

陈建斌大大咧咧,像个楞头青。

一个如烈火,一个似火锅汤。

碰在一起,才能“咕噜咕噜”烧出一锅美味的汤底。

鲜香麻辣,香气四溢。

他们的初识极具戏剧性。

2005年,他们一起拍摄《乔家大院》。

很多男女主角拍戏,基本是初次见面,合作愉快。

但陈建斌和蒋勤勤,却是“不吵不相识”。

蒋勤勤做事非常有条理。

她喜欢提前做好功课,背好台词。

第二天开拍时能顺利进行。

可她偏偏遇上了陈建斌这个戏痴。

陈建斌爱改戏。

往往在开拍前把所有的准备工作都推翻,临场发挥。

这让蒋勤勤很痛苦。

有时,他们会为了 表演方式的不同而起争执。

气得蒋勤勤和经纪人告状“这戏我不拍了!”

经纪人好言相劝,她才留下。

一次经纪人从台湾带来很多蛋挞,准备分给大家吃。

还让蒋勤勤给点陈建斌。

蒋勤勤不肯。

“我宁愿撑死,也不给他吃。”

剧组人员聚餐,蒋勤勤也故意不叫他。

可“浑不吝”的陈建斌毫无知觉。

他一门心思趴在剧本上。

后来《乔家大院》拍摄完毕,蒋勤勤舒了口气。

她打算去日本好好玩几天,没想到陈建斌凑了上来。

“你是去日本吗?帮我看看有没有合适我的帽子。”

蒋勤勤一愣,心想:

我和你很熟吗?叫我给你买帽子。

出于礼貌,蒋勤勤答应了。

帽子当然是没买,可陈建斌趁机搭讪成功。

人家谈恋爱,风花雪月。

可陈建斌只和蒋勤勤说“今年麦子长得不错。”

土味情话,有点尬尬的。

但在蒋勤勤看来,陈建斌很真诚。

尤其是看他改完戏后,觉得他才华斐然。

但蒋勤勤不知道的是,陈建斌早就开始暗恋她。

在拍摄蒋勤勤的一场独角戏时,一束橘色灯光打在她身上。

陈建斌看呆了。

他问导演胡玫:

“导演,你觉得最美的女人长什么样子?”

“你什么意思?”

“我看,也就这个了。”

后来,他们宣布在一起。

蒋勤勤郑重其事地说:

“你想好了,激情时代早已过去,我要的不是没有结果的爱情。”

陈建斌点点头。

2006年对于陈建斌和蒋勤勤来说,意义非凡。

2月,他们领证结婚。没有婚礼,没有酒席。

10月,他们分别获得第六届金鹰节最受欢迎男女演员奖。

蒋勤勤挺着孕肚。

陈建斌一度哽咽。

“我能跟我妻子一起来这里,我觉得她是最伟大的妻子!我要把这个奖献给我的儿子。”

温馨场面一度让台下观众忍不住抹泪。

2007年1月,蒋勤勤生产。

陈建斌在产房外焦急地等候着。

直到蒋勤勤被推出产房。

他疼惜地摸着蒋勤勤的脸,还让陪同的兄弟脱下外套。

细心盖住妻子的脸,别让风吹着。

这个细节,蒋勤勤一直记忆犹新。

也让蒋勤勤越来越依赖他。

可儿子老虎出生后,陈建斌整日腻在儿子旁。

吃饭抱着他。

出门带着他。

父子俩好的像连体婴儿,让蒋勤勤无比嫉妒。

“你都从来没有这样对过我。”

“你看你,连儿子的醋都吃。”

一次,陈建斌拍戏回家,非常疲惫。

他走进房门,看到蒋勤勤时,眼皮就轻轻扫过。

然后就开始低头换鞋。

这种“无视”的眼神,让敏感的蒋勤勤难受了半天。

她觉得自己被轻视。

在陈建斌心里失去了份量。

可此时的陈建斌毫无知觉。

闲暇时,他还吟诗作赋,思考人生。

陈建斌写了首诗歌,叫《论爱情》。

“当你不再爱我,其实也没什么。

好的变成坏的,爱人变成仇人......”

好巧不巧,这首诗被蒋勤勤看见了。

什么当你不再爱我,陈建斌是有想法吗?

联想到此前种种,蒋勤勤越想越难过。

她打电话给闺蜜,忍不住哭泣起来。

闺蜜听不下去,一个电话飚给陈建斌。

“你写了什么让勤勤这么难受?”

“写了什么?我写的东西多了,你说的是哪一种?”

后来才知道,原来是那首诗闹得。

陈建斌苦笑不得。

他反复向妻子解释,这首诗并无深意,这才作罢。

蒋勤勤曾说,陈建斌让她又爱又恨。

脾气好的时候特别好。

一旦使起性子来,让人牙痒痒。

这种特质在《幸福三重奏》里尤为明显。

那时,蒋勤勤已经怀有二胎。是个高龄产妇。

在大热天,挺着大肚子忙进忙出。

她让陈建斌帮忙削黄瓜。

陈建斌觉得麻烦:

“凉拌黄瓜削什么皮?不都这么吃的吗?”

“你在家不也削了吗?”

陈建斌无奈,拿着削皮刀却始终下不了手。

干脆用刀面拍打黄瓜。

啪啪,三下五除二,就把黄瓜弄好了。

让他帮忙炒土豆丝,顺手拿起一个番茄准备切下去。

蒋勤勤提醒他,“你不是要炒土豆丝吗?”

陈建斌愣了愣,嫌麻烦,说:

“算了,两个人两个菜就够了。”

餐后,蒋勤勤忙着收拾厨房。

此时的陈建斌,早已呈“躺尸”状。

悠然睡起午觉来。

而屋外的蒋勤勤,还在细心归置着每一件物品。

蒋勤勤是个细节控。

尤其有强烈的洁癖症。

做事喜欢一丝不苟,井井有条。

可她偏巧遇上的是陈建斌。

这个生活随性的西北大汉。

对于麻烦、不感兴趣的事,陈建斌则是能躲就躲。

蒋勤勤就算耐心再好,次数多了,也会崩溃。

一次,因为陈建斌没有关好门,蒋勤勤突然在车上委屈大哭。

陈建斌不知所措。

只能握着老婆的手道歉:

“是我错了,不应该开着门,让苍蝇飞进去。”

蒋勤勤赌气地甩开他的手。

没能得到老婆的原谅,他就带她去唱歌。

唱歌房里,陈建斌施展出浑身解数。

唱着跑调的歌曲。

跳着魔鬼般的舞步。

年近50的陈建斌硬是扮演了一个搞笑麦霸。

一旁的蒋勤勤也被逗乐。

几天后,蒋勤勤生下二胎。

产房外,陈建斌依旧焦急等待着。

儿子被推出来,陈建斌只看一眼,就让护士长推到婴儿房。

随后,他的目光再次锁定产房门口。

没多久,蒋勤勤被一堆医护人员推出门口。

陈建斌连忙跑上去,贴心地问:

“怎么样?这回不疼了吧?”

说完俯身亲了一下蒋勤勤的脸。

蒋勤勤闭着眼,享受丈夫带给她的温柔一吻。

有人曾说,蒋勤勤为什么愿意给这样的陈建斌生二胎。

固执;

自我;

不够温柔。

还后知后觉,常惹老婆生气。

并且为了陈建斌,蒋勤勤背负“小三”骂名12年。

可也只能是陈建斌这样的人,才能“降服”蒋勤勤。

结婚前,蒋勤勤是出了名的冰山美人。

慢热,高冷,主观性也强。

一次,一个造型师做了一个她不满意的发型。

蒋勤勤对着镜子,直接开始发脾气。

“什么呀,一点都不适合我。”

说着,就把头上的发卡全部取下来。

这让造型师很是尴尬。

于是蒋勤勤就背上了“耍大牌”“不懂事”的标签。

在她看来,不合适就是不合适,没有必要掩饰自己的想法。

蒋勤勤也不爱开玩笑。

一次,经纪人和其他剧组人讲了个很好笑的笑话。

大家大笑不止。

只有蒋勤勤冷冷地看着他们,还说:

“这有什么好笑的?”

让气氛瞬间凝结。

直到她遇见陈建斌。

相同的固执,让蒋勤勤棋逢对手。

但憨厚热烈的性格,也打开了蒋勤勤的心门。

她不再是躲在自己世界里的偏执狂。

陈建斌让她有了温度,有了烟火气。

他们会一起赏花观草。

探讨艺术。

写词唱歌。

一起写字作画。

偶尔再来点生活的小摩擦。

你出梗来我破梗。

热热闹闹,永不停场。

婚姻这锅火锅汤,因他们的摩擦而不断沸腾。

也因彼此的交融,散发出诱人的香味。

浪漫不一定是你侬我侬,山盟海誓。

最好的浪漫,就是你好,我在。

携手共进,共赴余生

有话要说...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