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娱乐八卦 > 正文

芦芳生为什么不红了(演员芦芳生戏红人不红)

芦芳生为什么不红了-第1张图片

他是《雪豹》中的军统特工“孙鑫璞”;他是《永不磨灭的番号》中的鬼子头头“山下奉武”;

他是《黑狐》中的“松本弥二”;他还是《剃刀边缘》中的“松泽原治”。

他就是有名的“反派专业户”芦芳生。

因为早年有在日本生活和留学的经历,芦芳生经常在一些电视剧中扮演“鬼子”的角色。

因为演技太好,太君形象深入人心,芦芳生被许多观众误认为是日本人,没少被街头巷尾的大妈骂过。

芦芳生出道至今已经有20多年,始终不温不火,处在一个戏红人不红包的尴尬境地。

往往提起他饰演过的角色时,观众才会恍然大悟般,感叹一声:“噢,原来是他啊。”

芦芳生,1978年出生于上海,父亲是四川人,母亲是上海人,他从小是在大连长大的。

小学毕业后,父亲因为工作的原因,作为交换教授调职到了“日本九州国际大学。”

如此一来,一家三口只剩了芦芳生和母亲在国内,许多个日日夜夜都是母子互相依偎。

转眼到了芦芳生升初中的日子,母亲一咬牙,带着他追随着父亲的脚步,去到了日本。

一家人分别许久,终于得以团聚。

刚到日本读书的时候,芦芳生因为语言不通,没办法融入到班级里面去,成绩也不是很好。

父亲对儿子的学业非常重视,特意为他请来了一个日语老师,但问题是老师却不会讲中文。

每次听课,芦芳生都是云里雾里,要不就是和老师沟通不到一起,有点“鸡同鸭讲。”

在一次考试中,全年级一共有300多个学生,芦芳生竟然考了个全年级倒数第五的成绩。

成绩出来后,芦芳生又羞又愧,跑到房子里大哭了一场。

在他的心目中,父亲是大学教授,可他的儿子却是一个“大笨蛋”,是自己给父亲丢脸了。

父亲知道儿子的心情,从来没有批评过他。

经过这次的打击,芦芳生决定拼了,说啥也要把日语学好,从那以后他只要一有时间就练习口语。

很长一段时间里,芦芳生每天的睡眠时间不到6小时,其余时间他都在刻苦地学习。

功夫不负有心人。

经过一段时间的锻炼,芦芳生的成绩有了很大的提升,竟然能进入班级前10的位置

不过芦芳生没有满足,他想要做得更好。

凭着一股子韧劲,芦芳生的日语水平越来越高,以至于后来只有他一个人,能解答出老师的问题。

从那以后,班里的同学都对芦芳生刮目相看,不仅和他的关系越来越好,遇到有不懂的问题时。

同学们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芦芳生。

芦芳生的父亲看到儿子的成绩一路突飞猛进,心里为他高兴的同时,对他的期望也越高。

从小,芦芳生的母亲就希望儿子,将来以后能和他父亲一样,成为一名优秀的老师。

他的父亲则从心里希望,芦芳生将来能成为一名医生。

总之,父母都是望子成龙、望女成凤,希望芦芳生将来能有一份既稳定又体面的工作。

不过在高考那年,芦芳生与父母相中的医学院擦肩而过,无奈之下,他只能退而求其次。

选择了经济管理系,学工商管理。

一晃十几年的时间,芦芳生终于在异国他乡读完了自己的学业,开始准备步入社会。

芦芳生找了一家许多人都羡慕的白领工作,朝五晚九,按部就班的生活虽然安稳但却枯燥。

时间久了,芦芳生开始厌倦。

他骨子里就是一个爱折腾的人,平常就非常酷爱运动,喜欢具有挑战性、有激情的工作。

在学校时他就参加过学校的柔道比赛,还获得过比较不错的成绩, 他就是喜欢比赛时的那种酣畅淋漓的感觉。

后来芦芳生又接触到了电影《第一滴血》,剧中的精彩打斗,让芦芳生感到热血沸腾。

与此同时,日本星探发现了芦芳生,说他有做演员的潜质,还推荐他去经纪公司接受了短期培训。

那一刻起,芦芳生心中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

他要放弃稳定的工作,当一名演员。

可想而知,芦芳生的这个决定会遭到父母多大的反对,做演员与父母对他的期盼完全背道而驰。

尤其是父亲,更认为演员是“不务正业。”

母亲直接说他是“不孝子”。

从小到大,都是对父母言听计从的芦芳生,这次是铁了心的要和父母“对着干。”

不论父母怎么骂,如何苦口婆心地劝。

他就是一句话:“我要当演员。”

父亲给他撂下一句话:“行,你别后悔。”

不过说归说,哪有父母不心疼自己孩子的,看着芦芳生打定了主意,父母很快就妥协了。

日本没有学表演的学校,只有艺术大学的表演系、导演系,不像国内有专业的艺术院校。

父亲告诉他:“你要真想当演员,就回国吧,那里有北影、中戏还有上戏,都很不错。”

就这样,芦芳生怀揣着演员梦,回到了祖国的怀抱,朝着他心中的梦想,踏出了第一步。

回国后,芦芳生先是上了北京电影学校院的进修班,在那里遇到了他的同班同学黄渤。

后来黄渤上了配音班,芦芳生上了本科。

但他们两人的关系一直都很不错。

因为在国外待的时间有点长,回国后很久,芦芳生还保留着一些那边的生活习惯。

比如他一见到人就点头哈腰,拿个东西也习惯鞠躬致谢,虽然很有礼貌,但给人的感觉憨憨的。

2002年,芦芳生被北京电影学院录取,与刘亦菲、朱亚文、罗晋、江一燕成了同班同学。

他们这个班年龄跨度比较大。

刘亦菲被录取时只有15岁、朱亚文才18岁、罗晋21岁,芦芳生属于年龄大的24岁。

芦芳生后来和罗晋合作过《我和我的传奇奶奶》

他还和朱亚文合作过电视剧《远去的飞鹰》以及《广州十三行》。

不过因为芦芳生是半路出家的,基本功不是很好,什么小品啊、表演什么的,他根本不知道什么意思。

他跟不上节奏,也一直被老师否定。

在打击之下,芦芳生心生退意,他跟老师说:“我可能不适合当演员,我想退学,不念了。”

老师劝他:“你没有表演经验,这个状态是正常的,你要坚持下去,不能轻易放弃。”

可芦芳生那时候太倔了,跟老师说必须得走,无奈之下老师告诉他:“要不然这样吧,你先休学半年再说。”

现在想来,好在遇到了一位好老师,建议他休学而不是退学,要不然芦芳生的演艺生涯就到此为止了。

芦芳生休学后,又在外边重新找了份工作,可没多久他就又烦了,觉得还是当演员好。

于是父亲特意从日本跑回来,厚着脸皮去学校给他求情,在老师的帮助下,芦芳生重返演员之路

中戏毕业后,芦芳生开始跑剧组。

不过那时候影视剧市场最受欢迎的是“老戏骨”,他这样初出茅庐的学生根本无人问津。

有时候他一天能跑50多个剧组,但没人赞同他也没人欣赏他,有时候刚出门,简历就被扔到垃圾桶了。

事业上的打击还不算啥,最重要的是生活太困难了,根本没有钱租房,经常吃不饱饭。

他说:“大家坐着开会,笑一下,给200块钱,那还是照顾你的。”

折腾一年下来也就能挣个两三万。

在最困难的时候,父母成了他坚强的后盾,不仅在经济上资助他,还一直鼓励他,实在不行就回去继续上班。

不过芦芳生却告诉自己,我已经没有退路了,只能前进,不能后撤,就像那句话说得“向死而生。”

不过机会都是留给有准备的人的。

32岁那年,芦芳生终于迎来事业的转机。

芦芳生还没毕业时,在一次跑剧组的时候认识了导演徐纪周,看到了他资料上的介绍。

去过日本,会说日语。

徐纪周导演格外留心了一下,告诉他以后有机会一起合作。

芦芳生没有往心里去,以为又是和以前一样,不过是敷衍自己罢了。

没想到,2010年,徐纪周导演特意给他写了一个角色,就是《永不磨灭的番号》中的大反派。

一个阴狠狡诈、坏到骨子里的日本军官。

得益于自己在日本的生活经历,加上自己精通日语,这个角色被他刻画得淋漓尽致。

剧播出后,芦芳生火了,走在路上还有人喊他“太君”,也有的大爷大妈入戏太深。

在背后对他指指点点、横眉冷对。

不过芦芳生很高兴,因为这对他来说是一种肯定,一种精神上的鼓舞。

芦芳生火了以后,收到了一封信。

这封信来自于他的父母,在信中父母告诉他:“我们看到了你的努力与坚持,对于你的进步,我们很欣慰,也为以前的反对表示歉意。”

在最难的时候,芦芳生都没有流过一滴泪,但在看到父母的这封信后,他却忍不住泪流满面。

正是因为芦芳生演的日本人太过出彩,接下来的一年里,各大剧组都跑来找他去演戏。

无一例外,全是日本人的角色。

比如《黑狐》、《独狼》、《中国骑兵》、《剃刀边缘》等。

作为一个演员,有两件事最可怕。

一是演了一辈子戏,没有一个代表角色。

二是被局限在一个角色中,不能突破自己。

芦芳生无疑是属于第二种,虽然他饰演的日本军官深入人心,但同时也把他固定住了。

为了突破自己,芦芳生决定转型。

他先后出演了《女人的颜色》、《抹布女也有春天》、《将军在上》、《海上牧云记》、《隐秘的角落》《长安十二时辰》等。

有正派、有反派、有时装剧、有古装剧。

时而正气凛然、时而亦正亦邪、时而阴险狡诈、时而憨厚直率。

不论各种角色,芦芳生都能信手拈来。

2021年,在电视剧《星辰大海》里,芦芳生饰演了一个痴爱女主20年的配角“李一鸣。”

剧中他看似吊儿郎当,实则心思细腻又睿智干练,为了女主倾尽了所有,机灵中透着一点傻气。

这个角色也为芦芳生圈了一大批粉丝。

随着年龄的增长,芦芳生的感情问题却一直扑朔迷离。

早年他和海清还有张歆艺合作时,被传出过绯闻,不过被老实巴交的芦芳生给澄清了。

后来又有人说他已经结婚,妻子是一位空姐。

但只是网传而已,并没有得到芦芳生的认可,所以真真假假,外界也就不得而知了。

如今芦芳生已经42岁了,出道20多年出演了四十多部影视剧,可惜的是一直没有大红。

不过芦芳生有颜值、有演技,想要走红也许只差一个机遇而已,就算不能大红大紫。

对于一个演员来说,能为观众带来精彩的作品,能够得到观众的认可,就已经足够了。

就像芦芳生自己所说的那样:

“虽然拍戏和挣钱脱不了干系,但如果不是热爱拍照,我想我也不会坚持到现在。”

希望芦芳生能一直坚持自己的初衷,做自己喜爱的事,给我们带来更多优秀的作品。

也希望他的演艺事业能更上一个台阶。

有话要说...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