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娱乐八卦 > 正文

丁嘉丽的儿子和女儿现状(胡琳娜现在怎么样)

丁嘉丽的儿子和女儿现状-第1张图片

丁嘉丽与女儿胡琳娜

胡琳娜是著名表演艺术家丁嘉丽与第一任前夫胡广川的女儿,1987年出生于北京市。胡琳娜是一个命运多舛的孩子,出生刚一个月父母就离婚了,她被寄养在叔叔家里。

生父因命运变迁,彻底从胡琳娜的生活里消失了,而母亲丁嘉丽在漫长的15年里,也只与胡琳娜见过两次面。

胡琳娜是在没有爱的环境里长大的,那些泪与痛的岁月带给她的是彻骨的煎熬……

01

胡琳娜的童年、少女时代是悲情的,没有父爱母爱,没有家庭温暖。她就像一件行李,被寄养在叔叔的家里。

青年丁嘉丽

她出生刚一个月,父母就因性格不合离婚了。妈妈丁嘉丽为不影响自己的新生活,放弃了胡琳娜的抚养权,胡琳娜跟随父亲生活。

父亲胡广川也是一名演员,虽然名气不怎么响亮,但一年到头在外面忙碌,便将胡琳娜托付给爷爷奶奶照顾。

爷爷奶奶将胡琳娜带到了5岁,后因身体不好,胡琳娜被父亲寄养在叔叔家里。在胡琳娜的记忆里,爷爷奶奶给予她的是温暖的呵护,但自从到了叔叔家,她的生活里就写满了“冰冷”两个字。

叔叔也有自己的儿女,并不愿意替哥哥养孩子,是胡广川硬将女儿塞给了弟弟。因此叔叔对胡琳娜没有多少温情,她经常遭叔叔的打骂。

在这样糟糕的成长环境里,胡琳娜变得怯懦、自卑、内向、敏感,渴望妈妈将自己接走。然而丁嘉丽那时有了自己的新生活,没有心思顾及女儿。

早在1990年,丁嘉丽就再婚了,丈夫是北京某高校的一位讲师。1991年,丁嘉丽诞下儿子果果。因为丈夫在感情上背叛了丁嘉丽,果果刚满月时,丁嘉丽再次选择离婚,独自带着儿子生活。

两次失婚对丁嘉丽打击很大,那些年她状态极不稳定,经常在家里哭。

1998年,胡琳娜11岁了,还没有见过妈妈。在她的印象里也只见过爸爸两次,父亲也成了模糊的碎片。

这个可怜的小姑娘,经常在心里问自己:爸爸妈妈不爱自己,为什么要将自己生下来?放学路上,她经常蹲在街边哭,哭自己的悲情命运。

自胡琳娜记事以来,她只是每年春节与妈妈通一次电话,她经常哭着对丁嘉丽说:“妈妈,你接我回家吧。”

丁嘉丽要拍戏,身边还有个儿子,根本照顾不过来。她敷衍女儿,说以后再说,胡琳娜每次都是流着眼泪挂断电话的。

妈妈每年还能跟胡琳娜通一次电话,爸爸更是杳无音信。只是胡琳娜不知道,几年前父亲不拍戏了,下海经商,结果因债务纠纷被判刑入狱。父亲出狱后,再也没有回过家。

1999年春节,妈妈来叔叔家里看望胡琳娜。胡琳娜只在电视上见过妈妈,根本不认识她。丁嘉丽将女儿搂在怀里,哭了。


女儿出生一个月就被前夫带走了,现在已经12岁了,自己没在身边陪伴她一天,丁嘉丽五味杂陈。

妈妈来到身边,胡琳娜一直跟着她,一遍遍地问:“妈妈,你带我回家好吗?”看着孩子渴盼而哀怨的眼神,丁嘉丽敷衍地点了点头。

然而吃过中饭,她给了女儿10块钱去胡同口买玩具,自己偷偷溜走了。

02

多年后,丁嘉丽在接受浙江卫视的采访时,回忆起这一段往事时痛哭流涕:“那时我太自私了,只想着自己要过新生活,没有考虑到这一切会给孩子带来这么大的伤害,我是个失败的妈妈。”

不为丁嘉丽所知的是,女儿买文具回家后,叔叔告诉她妈妈已经走了,胡琳娜赶紧哭着跑出去追妈妈。她跑到公交车站,可妈妈早已经走了。

1月的北京寒风刺骨,街边的树枝光秃秃的。胡琳娜孤独地站在公交车站,准备去找妈妈,可她不知道妈妈的家在哪里,也没有坐公交车的钱。她无声地蹲在地上哭了。

冷风吹过,零星的小雪花又飘下来了,无助的胡琳娜在雪地里哭了两个多小时。直到天快黑了,头上身上落满雪花,她才往回走。

多年后胡琳娜将这一幕告诉了妈妈,丁嘉丽抱紧女儿哭得不能自已,连声说 “对不起” !虽然胡琳娜原谅了妈妈,但给她内心带来的创伤难以抹去。

2001年,胡琳娜14岁时,妈妈又来看了她一次。这次她没有哀求妈妈带她回家,她知道说了妈妈也不会带她走。送妈妈离开时,她目光里满是哀怨。

妈妈上车后,胡琳娜无声地抽泣起来。叔叔本性并不坏,但性格急躁,胡琳娜犯点小错就会招致打骂。平心而论,他替哥哥照顾女儿这么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

胡琳娜在叔叔家变得小心翼翼,快乐的天性被压制了,活得极其卑微。

2002年,胡琳娜已经15岁了。漫长的15年里,她只与妈妈见过两次面。其实母女俩同在北京,丁嘉丽住在西城区,胡琳娜在大兴区,相隔只有10多站地,可母女俩见一面为何这么难?

胡琳娜曾在日记里写道:我有爸爸有妈妈,可为什么见不到他们?我不是行李,为什么被寄养在外面?妈妈有家,我为什么回不去?我在叔叔家生活,内心是孤独的,一颗心在流浪。

胡琳娜上高二时,有一次测试成绩下降了,叔叔打电话让妈妈来家里,当着丁嘉丽的面,叔叔一巴掌将胡琳娜打倒在地。

丁嘉丽用手扶着脑袋,眼里涌满泪水,却一句话也不敢说。因为女儿从出生她就没有尽过义务,是叔叔将女儿带大的,她没有资格指责对方。

丁嘉丽将女儿拉起来,女儿眼里的痛苦与恐惧刺痛了她的心。她对女儿说:“以后你放假就回妈妈那边吧。”

然而因为与妈妈隔阂太深,在学校寄宿的胡琳娜很少去妈妈家里,也很少去叔叔家。星期天,别的孩子都回家了,胡琳娜一个人待在宿舍里。

星期天晚上返校时,很多同学是父母一起送过来的,胡琳娜不敢看这一幕,否则她就会为自己的悲情身世流泪。

03

高三时,胡琳娜告诉妈妈,她想考艺术院校,将来当演员。丁嘉丽根本没有心思为女儿规划未来,胡琳娜也从来没有接受过才艺培训,怎么考得上艺术院校?

丁嘉丽劝女儿要面对现实,报考普通院校。2005年,胡琳娜考入北京一所普通院校。大学毕业后,胡琳娜自己找工作,在北京一家文化公司从事影视剪辑,每月工资3000元。

她在外面租了一间9平方米的小房间,很少与母亲联系。

那时她胖到180斤,个人状态很不好。冬天来了,她交不起暖气费,结果房东将她的暖气停了。于是胡琳娜就买加厚的男士袜套在脚上,将所有的衣服都穿在身上,但半夜还是被冻醒了。

一次,房东不知听谁说胡琳娜是丁嘉丽的女儿,她不相信,便向胡琳娜求证。胡琳娜不想在房东面前卖惨,否认了。

房东说:“是呀,丁嘉丽是大明星,她的女儿怎么可能过这种生活?”女房东走后,胡琳娜哭了。

2012年除夕之夜,胡琳娜一个人在出租屋过年。她花两块钱买来一块卤水豆腐,切一半拌生抽,另一半炖白菜。

胡琳娜的年夜饭就是一道凉拌豆腐,一道豆腐炖白菜,外加两个馒头。整顿年夜饭没超过5块钱。

天黑下来时,外面开始放烟花了。胡琳娜去街上看烟花,经过旁边一户人家,胡琳娜再也迈不开脚步了。她看到对方桌子上摆着红烧肉、酱牛肉等美食,孩子拿着筷子,爷爷奶奶站在旁边,爸爸妈妈忙着倒饮料。

美食的清香飘了出来,胡琳娜在外面站了十多分钟,看着别人吃年夜饭,然后她抹一把眼泪走了。胡琳娜心酸地想:自己花了不到5块钱也过了一个年。

2013年,胡琳娜告诉妈妈,她想进影视圈拍戏。丁嘉丽觉得女儿太胖了,根本不看好。胡琳娜咬牙减肥,从180斤一直减到105斤,然后自己去找戏拍。

就在这一年,她在著名演员郭凯敏执导的影片《冀东兵妈妈》中,扮演八路军的卫生员。此后她又接拍了《电竞杀机》《生死游戏》《急诊科医生》等多部影视剧。

04

同在影视圈,胡琳娜很少与妈妈联系。2018年,胡琳娜参加浙江卫视的真人秀节目《我是演员》,节目组与丁嘉丽取得联系,想请她帮女儿当助演。

丁嘉丽觉得女儿没什么希望,来了又走了,这让胡琳娜特别伤心。最终胡琳娜一路杀入决赛,丁嘉丽这才给女儿当助演。

在主持人的引导下,胡琳娜讲述了小时候泪与痛的寄养岁月,及这些年她在北京租房住的困窘。丁嘉丽这才对女儿曾经的生活有所了解,意识到家庭破碎对女儿的伤害是如此深重。

她哭着向女儿忏悔,胡琳娜表示原谅妈妈。这些年来,妈妈既要养弟弟,又要养姥姥姥爷,一人要养6口人,妈妈一个女人撑起一个家也不容易。母女俩紧紧拥抱,相拥而泣。

现场的观众也热泪盈眶。

丁嘉丽意识到亏欠女儿太多,开始努力弥补。她说服女儿退掉出租屋,搬到家里来住。她给女儿做美食,教她台词、表演,向熟悉的导演推荐女儿。

这些年,胡琳娜又接拍了《老中医》《刀尖舞者》《功勋》《霞光》《农村书记》《罗南的演讲》等多部影视剧。

生活打磨下,胡琳娜的心智成熟了,与母亲的关系日渐亲密起来。因小时候经历了太多的坎坷,胡琳娜格外渴望有个温暖的小家庭,希望遇到一个爱自己,自己也爱的男人。

然而红尘岁月里,胡琳娜还没有遇到投缘的异性。

2021年,胡琳娜依然未婚单身。34岁的她有两个心愿:一是有一个温暖的小家,有自己的爱人和孩子;二是她希望将来某一天,见到父亲一面。

在写作此文的过程中,“细品名人”几次泪目。多年前,笔者曾在全国一家知名杂志做记者编辑时,面访过丁嘉丽老师。当时她带着儿子生活,她的爸爸妈妈和姥爷也与她一起生活,均由丁嘉丽赡养。

那时笔者就看出来了,丁嘉丽生活很不容易,一个单身女人承担的负荷太多。丁嘉丽也聊起了女儿胡琳娜,说她在叔叔家。

但笔者没想到,胡琳娜过的是这样一种泪与痛的生活。好在一切都过去了,胡琳娜长大了,并成长为一位小有名气的演员。

而且丁嘉丽也意识到当年对女儿的疏离是多么大的失误,努力用爱弥补。我们惊喜地看到,胡琳娜与母亲的关系在一天天恢复。

经历生活的坎坷,胡琳娜依然对生活抱有美好期盼,她那两个朴素的心愿,让人动容。笔者也坚信一定能实现。

从胡琳娜和丁嘉丽身上,我们再一次看到,离婚对孩子的伤害是多么大!在此笔者奉劝天下夫妻,为了孩子,请善待婚姻。即便婚姻无法维持,也要好聚好散,将孩子妥善安置好!

有话要说...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