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常识 > 正文

结婚二十年属于什么婚(结婚二十年属于什么婚姻)

与夫人结婚是在2001年,那年我22岁,夫人长我一岁。转眼已经20年了,如白驹过隙,时间逝去的太快了!书上说,结婚20年为瓷婚,寓意婚姻美满幸福。瓷器是经过高温烧制而成,后期通过纯熟的技巧在表面绘制各种精美的图案,正如相处了20年的人虽然有生活琐碎的小事,但也越来越精致。前人总结的真是到位,这像极了结婚二十周年的我们。

那时的我们,年轻不懂爱情,虽然是小学、初中同学,但是农村人思想封建,男孩和女孩没说过几次话,互相之间仅仅有好感,根本谈不上了解,实际算是先结婚后恋爱。

我家里很穷,我更是个穷光蛋,可以说一无所有。刚从学校毕业一年,一个月才挣1000多元,没房没车没存款。在这种情况下,夫人毅然嫁给我,说我是潜力股,不得不佩服夫人的勇气。估计现在的女孩,能嫁给我这样的穷小子的概率几乎为零,我要放到现在估计得打光棍儿。一个时髦的词儿怎么说来着,“单身狗”!对,连人都不是,成了狗。

为什么结婚这么早,主要还是因为穷。我们从农村出来,思想保守,没结婚住在一起怕被别人笑话,不住一起又要多出一份房租,为了省出那份房租,我们只好早早结了婚——这真的像是在赌婚姻,赌人生。

同样也因为穷,我没有给夫人一个像样的婚礼,哪怕是像农村人的迎娶仪式也没有,只是在北京请同事吃了个饭,在老家请亲戚吃了个饭,大家热闹了一下。老家没有特别布置新房,哥哥结婚的房子老爸给刷了一下墙,把吊顶修了一下。父母给买了一套板式家具,做了一些被褥,把我哥的电视机和DVD搬了过来,充当了一下门面。我们买了一个小的不能再小的钻戒,花了600元。照了一组结婚照,还没舍得拍贵的,选了688元那档的,没有外景,都是布景。买了几件衣服,是在木樨园服装批发市场买的。杂七杂八算起来,结婚总共也就花了一万多元。夫人没有要彩礼(当然要我也给不起),更没有我们老家现在的“万紫千红一片绿”(一万张5元币,一千张100元币,若干张50元币,约十六七万)“一动不动”(一动是十万元以上的轿车,不动是县城三十万以上的楼房)“三斤三两”(百元钞票称三斤三两,约十六七万)。现在想想,结婚,人生只有一次,没有按着传统风俗风风光光地操办,你的家人或许埋怨,你的亲戚朋友可能非议,可你都顶住了。夫人,你受委屈了!

结婚后,我们租住在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一个叫董场的村子。只有一间房,没有厨房,没有卫生间,没有空调,没有暖气,有的,只是一个能够遮风避雨的地方。好在离单位的基地比较近,吃饭、洗澡可以在基地解决。在这样艰苦的环境下,夫人毫无怨言,力求苦中作乐,但我心戚戚然。夫人,你受苦了!

那个年代,网络没有这么发达,没有智能手机,年轻人的娱乐也就是用DVD看个影碟。我们有一个别人送的DVD,没有电视机,夫人说在国美买个新的,我算计手里的钱,没舍得买新的,在小武基一个二手市场买了个旧的。这个旧电视机在店里看时没有问题,可回家一看,频道固定不住,两秒钟跳一个台。没办法又找人家去退,人家还不愿意,最后,四百买的给退了三百,还搭了来回两趟打车费。我心里很窝火,也很难过。这种情况,换了别人一定会埋怨,可夫人却从不埋怨我,还竭力开导。夫人,谢谢你的包容!

结婚后的第二年,我们搬到了老君堂村。这里当地农民的自建房条件稍好一些,尽管房子也不大,但房间内有迷你卫生间和迷你厨房,不用外出上公共厕所,算是极大方便了。而且还可以做饭,又省了饭店吃饭的钱。恰恰那一年,公司派我去了密云常驻。我不在家,又没有了公司食堂,夫人吃饭成了问题。夫人在娘家时没有做过饭,参加工作后又一直吃食堂,所以她不会做饭。夫人没有抱怨,努力学着做饭,每个周末到密云来,还给我做饭——虽然不太好吃。有一次,我弄了几条密云水库鱼,她给同事分了分(我们几个同事住在一个院里),自己留了一条,结果自己做好了,尝了一口就把鱼倒掉,可想而知,她做的多难吃。后来被同事看到,把她叫到家里才吃上人家做的密云水库鱼。可现在,夫人不但能炒各式各样的家常菜,蒸馒头、花卷、烙饼、炸油条,都不在话下!还能做煎牛排、做蛋糕、三明治。我是解放了,基本不用下厨房了。所有的收获都是付出了才能得到,能想象夫人学习厨艺的场景,也能体会夫人的不易。夫人,你辛苦了!

2010年,我帮朋友去乌兰察布看个项目,回来的路上不幸发生了车祸,比较严重,车辆报废。当时我坐在副驾,没有系安全带(以后坐副驾安全带必系,有阴影了),车祸发生后,面部和手臂被碎玻璃打得遍体鳞伤,右肩胛骨骨折。同车的朋友也都受伤。我从车里出来,刚打了120和96122,孩子正好打来了电话,问我几点到家。我没说实话,平静了一下心情,说到怀来了,有一个朋友,一定要让我们住一晚,聚一聚,明天再回家。孩子没有听出来,夫人也信以为真。第二天,北京朋友来怀来接了我们回家。当我满脸是伤,胳膊打着绷带出现在门口时,夫人傻了,心疼又无助地抱着我的胳膊大哭,只会重复一句话,老公,你这是怎么了?真正爱你的人才会下意识地流露出那种表情,做出那种动作。我当时心头十分温暖,特别感动,似乎忘记了身上的伤!夫人,谢谢你爱我!

我那时跟着老板,因为工作的原因,经常回家比较晚,有时都是凌晨。老板怕我后院起火,特意问过我夫人,说,小和经常晚回家,你有意见吗?夫人说,都是为了工作,没有意见。夫人只是私下嘱咐我少喝酒,无论多晚都要回家。这么多年来,我们从来没有因为晚回家,不能陪夫人和孩子而闹过矛盾。夫人,谢谢你的理解!

夫人为我生了两个小棉袄,大的05年的,小的13年的,两个都是剖腹产。生老大时,为了家人照顾方便,也为了省点钱,我们回了老家医院。那时不知道找关系,手术前给医生也准备了红包,可没看到医生,手术室又不让进,没有送出去,急的我够呛。夫人在手术室打了麻药,可能还清醒,医生割开肚皮时,夫人一声惨叫,叫的我心如刀割,自责自己没有把红包送出去,医生可能没有好好给做手术。岳母也在手术室门外,听到叫声顿时泪如雨下。等夫人从手术室被推出来时,脸色苍白,毫无血色,沉沉入睡。医生说,喊她,叫她醒过来。我使劲喊她,过了好久,她才清醒过来。我当时真的怕老家医院的医术有问题,她一下子醒不过来了。等生小的时候,我断然不敢回老家医院了。生了两个孩子,挨了两次剖腹,体型走样,落下病痛。夫人,你受罪了!

与朋友合作了一个项目,把积蓄全部投入进去了,满怀豪情,准备大干一场,结果,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让我血本无归!我们的生活质量瞬间降低。夫人没有埋怨,也没有抱怨,默默和我一起承受投资失败的后果。夫人,谢谢你的大度!

夫人,我是幸运的,有你这样爱我的女人,包容我,理解我,默默为我付出,谢谢,真的谢谢你!虽然庚子之年我们钱财有所损失,但大女儿从加拿大顺利归来,一家人在一起平平安安,相信,经过我们的努力,一定能够度过难关,越来越好!

汉代才女卓文君在《白头吟》中说,“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司马相如和卓文君没有做到,我想,我们一定可以做到!我们已经有了二十年的相濡以沫,也一定能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未来的日子,我们且行且珍惜!

有话要说...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