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常识 > 正文

十年婚姻叫什么?(十年婚姻属于什么婚姻)

走进客房,第一个动作打开窗户透气,第二个动作打开行李箱,把日用品,充电线,大毛巾,小毛巾,电脑,感冒药整齐的摆放在电视柜上,一个人的习惯真的很难短时间去改变,就连她外面住宿的习惯,都会不经意间暴露出来是她,一样的顺序,一样的物件。因为疫情,周边配套设施好,硬件设施好的酒店用于疫情隔离被征用了,就在附近随便订了一个民宿住了进来,来时,没有太多选择的余地,与自己起初想想找一个环境舒适的住宿还是有一定差距,房间设施简陋,也没有大阳台,唯一好的地方是,这个特殊时期,偏远的区域很少有人来住宿,我觉得会安静安全点,再说,也没有心情关注到环境好坏……大老早从家里匆忙逃出来,脸还没洗,急匆匆关了门进浴室洗漱,看着镜子里因为一小时前找不到酒店打电话给酒店工作的朋友询问情况时,对方听到我在离家十几公里的地方要找酒店住时,就那么多问了我一句怎么了,我就绷不住,终于哭了,看见镜子里现在红肿的眼睛,我忍不住轻轻的抚摸了一下自己的脸庞!

现在网络时代,有一些对年龄新定义的叫法,比如小姐姐,小阿姨等。我理解的小姐姐指真正意义上比自己大的排行小的姐姐,或者就是有了孩子,但是还在年轻的小姐姐,据说大家都喜欢这样叫,也喜欢听别人这样叫自己,那么我属于后者,有孩子,但是自己也就三十出头的年轻妈妈。没有写过小说,常看书里的开端,都是用几线城市来定义自己所在的区域。那我前几天看到我们的小县城,已经被定义为小三四线城市了。在这个城市落脚,结婚生子,努力工作,已经有十二年。对的,今天不说起来,估计我都没细数过,具体来这里的日子,到今年十月份刚好十二年整。十二年,听到这个数字,都觉得份量好重,它在一个女人的一生当中,足以完成蜕变,改变一切可能的和不可能!说到这里,我得打断一下,把药吃掉,头痛呼吸困难,还在发着低热,前面三四天都在输液,呼吸道感染。……好了,我们继续讲!十二年前,我刚来到这个城市生活的时候,去过离家最远的地方是一百公里不足的老家,几乎没怎么出过远门。却选了一个六十多公里外的陌生的小城,作为我今后即将生活一辈子的地方,都觉得六十公里不远,交通方便,可是这六十公里是我寄托了往后一生幸福的距离,它代表的是信任与期望。这里山青水秀,人杰地灵,民风朴素,经常有马车经过我们生活的房子,铃铛叮叮当当作响,再伴着夏天的风,特别动听,烟火气十足!与我生长的城市,车水马龙,高楼林立的家乡是两个模样!但是,说真的,除了不习惯,我真是太喜欢这样的田园生活了,我觉得从此我要开启我的新生活了!可是就在这块土地上,十二年后的今天,我居然爆发了我的叛逆,一大早,趁还没从爷爷奶奶家过夜回来的女儿进家,我忙打扫了女儿的猫舍,喂了小鹅。又把她的小内内洗干净晒阳台上,以上三件事,都是她最怕做的事后,留了个字条,内容是我外出培训一两天,周末它需要自律完成的内容。我就出门了,第一时间关了手机,第二时间是关机,这个得重点讲下,我的薪资是孩子爸爸的三倍,但是,我没有用过超小两千的手机,以至于今年很贵的这个新手机,我连关机在哪里都百度了现场操作。对电子产品不是太喜欢,又或多或少没精力放在这些上面。虽然是匆忙出门,但是还是带了两身衣服和两块贴肤的毛巾、护肤品出门的,又到快递站,取了一个包裹,那是为女儿买的书,前几天生病,没去取,再不取好像是要退回了!我有个让女儿的爸爸去取下包裹,但被拒绝了,拒绝不是因为他没时间,而是即使我生病,他也丢着女儿晚上做作业没人辅导喝酒吃饭,完了还要宵夜完才回来。因为我感冒发烧怕传染女儿,我把自己隔离在卧室里。其实,那么十二年来,我一直是过着俗称的丧偶式婚姻,有个妈宝男,拒绝长大的老公,这样只有自己扛着的日子,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却在女儿十岁的时候我就崩溃了……听到最多的声音就是,都过那么多年了,不要去在意!但是,我愿意忍受那么多年的目的不是为了终身忍受,而是希望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不会再那么孤立无助!周一到周五,我呢下了班,就在家守着孩子做作业,打针,运动。他呢,每到周一至周五,都在外面吃喝到凌晨才回家,周末在家一睡就是二十四小时以上,不出卧室门,饭也要女儿抬进去,他都说身体不舒服……除了工作,我就是带娃,家务,就像一个机器一样不停转,就连一年生一次病,都要继续撑着。忽然孩子在爷爷奶奶家过夜,我下班回家,我发现,我居然不愿意回家,我一想到因为生病一周,家里家务没人做,猫舍没人打理,病稍微好一点点,我就不想回去,因为我知道,我又该做家务了……那么年年岁岁,周而复始……让我把车停到车库,我就那么发呆一个小时,直到十二过,才缓缓从车上下来,移步回家。次日一大早,我做了一个决定,我不愿意做家务,我不愿意带娃,我不愿意煮饭,再让女儿送到房间给她父亲,因为我感到窒息,为什么父亲的角色是这样子的,我羡慕别人家早早起床的先生带着孩子楼下院子里打球,阳光积极的模样,我一定会起床做好早餐,陪他们一起吃个早餐!我再不愿意看着美好的周末是在那样一个极度萎靡的氛围中开始和结束,明明家里有三个人,偏偏只有妈妈忙碌的身影和孩子懂事的模样,孩子很敏感,自知爸爸已经那样了,她不能再捣乱。回想这一幕,我很难过,很难过,窒息感让我觉得我想逃离!这个时代,大家最关注一个人过的幸福与否衡量标准是房子车子存款,嫁了多富有的男人,孩子毕业在哪个部门工作,所以,以我的情况推断,我居然找不到一个合适的理由,合适的人,去讲我的痛苦!大家都觉得我是无病呻吟,我不知道是我的问题,还是哪里出了问题,我们对婚姻对幸福的定义再不是你快不快乐,你的情绪好不好,而是你已经很幸福了,别再折腾了……

我只是想静静的……我没怎么,可是却觉得自己满身伤痕!别人的建议,你要学会沟通,你要学会撒娇,你要学会怎样怎样,都说是有经验的小姐姐了,能把孩子拉扯到十一岁的人,难道没那点情商和格局吗?根本不是别人讲的那个样子。只有自己知道,仅此而已。成年人的崩溃不是一瞬间促使,是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积累的委屈,在那一瞬间的爆发……

有话要说...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