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实时热点 > 正文

傅首尔致歉 屡战屡败的趣店输在哪儿!

傅首尔致歉-第1张图片

7月26日消息,今天中午,傅首尔@傅妈 发文回应与趣店合作称:和趣店预制菜的合作是单次,没有深度合作,也没有后续合作。对品牌前身确实缺乏了解,没有做好企业及市场背调。对品牌后续可能的商业模式,更是全不知情,也想不到那么多。接错了一份工作,疏忽又愚蠢,我满心后悔,真的,活该被骂。大家实事求是的批评我都接受,也一直在反思。接受批评,抗拒网暴。我智慧不够,仍须修行。抱歉,谢谢大家。

傅首尔致歉-第2张图片

01 难逃“校园贷鼻祖”阴霾的趣店

6月15日晚,罗敏在抖音开启直播首秀,为新项目“趣店预制菜”带货。罗敏的首播并不惊喜。

7月17日,趣店创始人兼CEO罗敏、明星傅首尔、贾乃亮一起在抖音直播间做吃播带货。这次直播,观看人数超过9500万,单场累计销售额达2.5亿元。名噪一时,风头甚至盖过了隔壁“东方甄选”。

趣店创造“奇迹”的第二天,高调开了一场发布会,计划未来支持10万用户创业开设线下门店,从而打开线下市场。罗敏表示即便门店没有足够资金开店,可以借钱给他们,“我们可以为创业伙伴提供一年期免息贷款”。此举被网友质疑“和当年忽悠大学生校园贷的套路类似”。

随后,罗敏走进了“东方甄选”直播间,怒刷多个“嘉年华”和“火箭”,结果却被交接班的东方甄选董宇辉“劝退”。多次劝阻未果,“东方甄选”对其进行了拉黑。7月19日,罗敏发布视频回应被拉黑一事,表示自己并无恶意,十分委屈。随后罗老板专门为了解释此事,开了场直播。

当前相关视频已经被删除。但罗老板此举却遭到了一波舆论讨伐,在其抖音评论区,不乏一些讨论趣店校园贷业务的评论,有评论更是称罗老板“茶里茶气”。当前,趣店罗老板评论区已经被关闭,显示“作者仅允许互关朋友评论”。

董宇辉随后在直播间解释称:“东方甄选是公司的号,跟我个人无关。导演小哥因为大学刚毕业,有时候有些私人恩怨,他要拉黑,我听完之后觉得挺合理的。”

业务转型十几次,趣店仍旧难逃“校园贷鼻祖”的阴霾。而在罗敏的商业认知中,砸钱就能得到一切。但事实果真如此吗?

02 买数据造势,赔本赚吆喝

新抖数据显示,7月17日晚,趣店直播GMV达到2.5亿元,直播间点赞超过6亿,超过90万人同时在线观看。据趣店官方披露数据,当日直播共计场观人次达9587万,单日累计销量为956万份,抖音账号“趣店罗老板”单日累计涨粉达397万人。

当晚在“趣店罗老板”直播间,“一分钱”抢酸菜鱼优惠标签,始终被挂在直播间左上角亮眼的位置。

直播间里,趣店CEO罗敏和还有趣店预制菜代言人贾乃亮的卖力讲解着,除了一分钱的酸菜鱼之外,还有一块九的小炒肉和九块九的粉蒸肉。

罗敏在直播间内讲述了自己从江西县城走到纽交所的励志故事,情到浓处一度哽咽。

为了打造这场2.5亿GMV的直播,网传整场直播中,趣店的营销费用高达一亿元。

7月12日,提前五天时间,“@趣店罗老板”用连续80条短视频向直播疯狂引流;“趣店罗老板豪送iPhone”的话题登上微博热搜榜。此前据多家媒体报道称,微博热搜的刊例价已经超过百万。

在这场长达19个小时的直播里,罗老板除了提供了数十万份的低价商品之外,还在直播间内准备了1000台iPhone13,每五分钟送出五台。

贾乃亮在直播中提到,售出20万单商品,在“刨去物流、刨去成本”的情况下,趣店的亏损约500万元。

“亏钱就是让大家在这个过程中能够去品尝我们的预制菜。”罗敏现场算了一笔账,按照每份商品19.9元的价格来算,加上冷链配送的快递费,每售出一份商品,趣店要亏十几块钱。

有媒体引用第三方数据称,该场直播,直播间内有87%的流量是来自于直播dou+加热直播间、feed流、外部引流等渠道投放。有业内人士称,趣店直播间的ROI过低,仅有0.05。

傅首尔致歉-第3张图片

其直播间的用户粉丝多数是冲着薅羊毛来的,一旦停止砸钱补贴,恐怕没有人会为其买单。

罗老板这一次怕是烧钱赚了个吆喝。不过他在直播时表示,“大家不要担心我亏本,我有钱,钱多得连利息都花不完。”

罗敏曾表示,趣店“账上趴着100亿现金”。趣店财报显示,截至2022年3月31日,趣店拥有现金和现金等价物约3.54亿美元,限制性现金约3610万美元,总资产达到21.46亿美元。

这场直播之后,趣店股价次日应声大涨。直播第二天,趣店蹭热在在厦门开了一场预制菜品牌战略发布会,以“与用户和粉丝一起创业”概念为噱头启动招商。

罗敏在发布会上激情宣布着,趣店计划未来支持10万用户创业开设线下门店,从而打开线下市场。

对趣店预制菜认可且有精力经营门店的这类用户被称作“创业伙伴”,而门店与趣店的合作属于加盟模式,但却不收取加盟费,趣店还负责指导进行门店装修、商品销售等。

这场发布会最大的亮点在于,罗敏表示即便门店没有足够资金开店,可以借钱给他们,“我们可以为创业伙伴提供一年期免息贷款”。

招商主力军这次瞄准了宝妈。罗敏在随后的直播中呼吁宝妈们加入预制菜队列。并表示,宝妈们只要在小区几百米的附近开一家预制菜门店,每天只需要卖出50份菜,每月即可轻松赚大几千的收入。

和当年忽悠大学生校园贷的套路类似。

03 屡战屡败,输在以为“钱能解决一切”

一直以来,罗敏给外界的形象就是一个过度自信膨胀的创始人。

这与他年少得志不无关联,25岁创业获得第一笔天使投资,31岁创立趣店,三年后带着趣店登陆纽交所,高光时刻,成为百亿美元市值的世界级公司CEO。

这一路高更猛进下,给了罗敏足够强大的信心。在罗敏的经营理念里,砸钱能解决一切。纵观其过往项目,均可以看到砸钱补贴开路,扩张声量,然后迅速规模化的影子。

2015年,正值互联网金融风口期,看到同为江西老乡的肖文杰创立的“分期乐”小有成就之后,罗敏带着“趣分期”走进了校园,更是把“不用卖肾也能买苹果”的传单贴满了各大高校的校园。

那一年,趣店获得了蚂蚁金服的注资,得到了支付宝九宫格的流量入口,在支付宝的引流之下,趣店业务发展飞快,两年后成功在赴美上市。

IPO同年10月,汽车租赁这门生意被资本热捧,杨浩涌创办的瓜子二手车在短短一年时间内融资三轮拿到了近十亿美元资金。

罗敏亲自带队孵化了大白汽车分期,搬出了线上线下融合的OMO商业模式。线下自建门店,采集直租,定下了2018年要卖掉10万辆车的销售目标,并扬言要成为全球最大的汽车零售平台。

但大白汽车发展并不如期,到2019年5月,距离大白汽车上线一年左右,整个业务陷入停摆。

大白汽车下线不到一年,罗敏又开启了另一个新业务探索,2020年3月,跨境奢侈品电商平台万里目正式上线,号称要补贴百亿。

同一时期,考拉海购被阿里以20亿美元的价格收购,老牌跨境电商洋码估值也达到了70亿的高点。2020年6月,趣店将以至多1亿美元的价格持有寺库约28.9%的股份,成为其第一大股东。

在这一风口上,对于在奢侈品和电商背景双向匮乏的趣店而言,发力奢侈品电商平台无疑是一场豪赌。很快万里目就曝出假货频出,供应链不健全等问题,该项目也走向失败。

2020年年底,趣店再次将目光投向新的风口,在线教育赛道“万里目少儿”,为K12提供自营的素质综合体,计划未来的每个网点体量在3500平方米以上,投入约30亿元,2021年预计门店数量达到100家。

但2021年,教育行业迎来史上最强监管,随着“双减”的落地,K12教育行业急速收缩,老牌教育机构尚且苟活,“万里目少儿”自然也难以维持。2022年3月,罗敏在朋友圈发文告别“万里目少儿”。

与此同时,罗敏又将目光锁定在了最新的风口预制菜赛道,无缝衔接了“万里目少儿”。

纵观罗敏的多次创业经历,风口追的是勤快,但却没吃上一口红利,从大白汽车、万里目、万里目少儿、预制菜等,至少试水过11个赛道。

趣店这些年的业务尝试可谓是屡战屡败,对此罗敏的解释是那时候的他对业务缺乏耐心,往往是项目亏了一些钱就叫停,“但是他们又不是独立创业,又没有股份,怎么可能把那个项目做成。”

但按照罗敏的说法,预制菜是趣店真正意义上的第二次创业,因为之前那几次业务尝试,并非他亲自操盘。

这次罗敏下定了亏钱的决心,在他看来趣店不差钱,砸的起。

04 多次跟风大佬的“小镇做题家”

“我和新东方的俞老师一样,在做业务转型。” 这是罗敏在直播间里多次提到的一句话。

值得戏谑的是,过去17年间,他曾经做过无数次类比,像李彦宏一样、像王兴一样,像马云、刘强东一样。

跟他提到的多位大佬不同,无论是从身世还是学历背景,“小镇做题家”罗敏都看起来平平无奇。

1983年,罗敏出生在江西宜黄县的一个小镇,学生时期的罗敏成绩并不突出,甚至偶尔挂科。本科毕业于江西师大物理与通信电子学院,抱着对北大光华管理学院的憧憬,罗敏加入了考研大军。

百度李彦宏是罗敏走向创业路的启蒙者,在一次讲座上,李彦宏分享了自己创立百度的心路历程,他表示,自己本身没什么特别之处,就是赶上了好时代,加上风险投资的帮助,就成功了。

这句话点燃了罗敏的创业热情,随即放弃了考研,开始创业。第一个项目就对准了王兴的校内网。

2005年,罗敏创立一家名叫“底片网”的校园SNS网站。不同的是,王兴的校园网走的是精英路线,而罗敏走的是屌丝路线。

当时在“底片网”的传单上写道,“去底片网就能泡到妞”,在罗敏看来,他切中了大学生的刚性需求,简单粗暴营造低俗幻想。先找了10个兼职,每个兼职分别扮演10个美女账号,再用100个美女覆盖100个男生,等有了1万个男生,再去吸引真正的美女入驻。

这套低俗营销最终以失败告终。第二次创业,罗敏盯上了刘强东的电商生意。

2008年,罗敏和两位合作伙伴一起创立了“纪念日”礼品销售网站,获得了天使投资人鲍岳桥200万的投资,但仍以失败告终。

两年后,他加入电商网站好乐买,担任VP一职,任职三年后再次开始创业,期间做过互联网教育、校园匿名社交等。罗敏曾公开透露,自己共创业九次,直到创办趣店,才算真正创业成功。

而趣店被广为人知,则是源自于被称作“校园贷鼻祖”的趣分期。

起初在大学生社交创业失败的罗敏,最终在大学生身上挖到了第一桶金。

业内评价罗敏时,更多称他是投机分子。在学习大佬方面,罗敏也是个集大成者。

在招兵买马上学习马云和刘强东式管理;在接受每日人物采访时,罗敏曾表示,就像王兴要求美团纵横向前一样,我一直要求我的团队无所畏惧,在办公室布置上,罗敏也学习美团,不为CEO设置独立办公室以方便沟通。

学习拼多多黄自建公众号,回溯自己创业历程,并在校园贷危机中,通过一篇《趣店罗敏回应一切》来试图“自救”。“趣店坏账一律不催收”、“不还钱就当作福利送”。这一说法,后来被网友调侃称其为“活菩萨”。

但投机分子罗敏,始终难脱“校园贷鼻祖”的帽子。

趣分期创立之初,主要以为大学生分期买苹果手机为噱头。2014年罗敏开着宝马,带着10万份传单驶入北京一所高校,当晚便成功成交了几单。此后,他在校园里招聘了大量的学生,以实习、兼职、全职的方式加入了趣分期团队。

但罗敏忽略了一点,作为一个金融产品,趣分期面对的是一群中低收入人群,且学生群体没有固定收入来源且无法合理控制自己对金钱的欲望。

在趣分期金融杠杆的助推下,大学生们的欲望被放大,直至最后出现了各种乱象,演变至裸贷、校园贷暴力催收等恶性事件的发生。

当年的报道中,一位学生为了买手机借款几千元,没想到利滚利累积到几十万,最后脆弱的他纵身一跳,离开这个世界;一名女生为了名牌包包,被诱导借贷后只能拍裸照还款,承受谩骂和侮辱的她走向了绝路。

从2016年开始,国内监管政策开始收紧,未经允许的机构不能从事校园贷业务,趣店不得不退出校园。

紧随着负面舆论争议的是趣店跳崖式滑落的股价,在蚂蚁金服合同到期宣布退出后,趣店业绩便一路下滑。

今年以来,趣店先后两次首因股价长期低于1美元,收到纽交所发出的不合规通知函,一次在2月一次在5月。在预制菜赛道砸钱取得短暂的回升,在直播第二天达到高点,趣店股价最高涨逾60%至2.105美元/股,但之后却一路回落至1.16美元/股(截至7月22日收盘价格)。

用一场电商直播,撬动了全网流量,趣店预制菜引发全网热议。罗敏向市场讲出了新故事,但人红是非多,随着其个人生平经历被网民拼凑至完整,风评开始转向,其新创业的前景也透出些许隐忧:消费者愿意听见闻广博的董宇辉唠嗑,为罗永浩的理想主义买单。但守候在罗老板直播间前的用户,似乎只是为了那1分钱的酸菜鱼。

有话要说...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