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实时热点 > 正文

上海查获591名违规骑手,无证骑手将追究刑事责任!

连日来,上海公安部门集中组织警力布点设卡,持续加大对快递外卖骑手的检查力度,严查各类“无证”“冒牌”骑手。昨天,杨浦警方查获了一名核酸检测结果异常且无“电子通行证”的外卖骑手。

截至5月1日,全市共查处没有“电子通行证”、违规从事配送寄递业务的案件579起,查获591人,已对其中330人作出行政拘留等处罚,其它案件待进一步查明后,将依法追究相关人员法律责任。

一名阳性“无证”骑手被查,将被追究刑事责任

5月1日8时30分许,杨浦公安分局民警在街面巡查时,发现外卖骑手张某没有“电子通行证”,抗原检测结果也呈阳性。民警立即通知防疫部门到场处置。经调查,张某已于4月30日晚接到疾控部门通知,被告知核酸检测异常,并被要求就地隔离、等待转运。然而,他依然离开宝山区的居住地骑电瓶车外出,一路抵达杨浦,而后被民警查获。

“这名骑手已被疾控部门明确告知核酸检测结果异常,也被要求在家等待转运、隔离收治,这种情况下,他仍然擅自外出,有导致病毒传播的现实风险。”市公安局法制总队总队长范宏飞表示,根据《刑法》第330条的规定,张某涉嫌构成妨害传染病防治罪,将被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而对那些明知自己已经确诊或者疑似感染,仍然逃避隔离治疗、从事配送寄递业务的,范宏飞表示,将依据《刑法》第114条等规定,以“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追究刑事责任,“需要强调的是,无论是行政处罚还是刑事处理,都将依法纳入个人的违法犯罪记录”。

核酸检测阳性的骑手,如仍开展寄递配送业务,也会给防疫安全带来风险。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瑞金医院院感科主任徐玉敏表示,奥密克戎毒株传染性极强,从潜伏期开始就有传染性,发病后五天内传染性最强。而传染源可以是患者,也可以是无症状患者。

徐玉敏认为,骑手的传播途径主要有三种:一是呼吸道飞沫传播,如果骑手的口罩佩戴不规范,咳嗽、打喷嚏时可能会喷出飞沫,接触到近距离的健康人就有可能造成感染;二是气溶胶传播,当感染者打喷嚏或咳嗽时,空气中就会弥漫非常小的呼吸道分泌物颗粒,健康人一旦吸入就很容易被感染;三是接触传播,如快递外卖物品表面受到病毒污染,收快递的人接触了受污染的物品,随后触到自己的鼻、眼、口等,就很容易感染,然后被感染的群体可能再传染给其他人。“因此对于一个阳性骑手来说,走街串巷,接触面广,就有可能成为超级传播者,通过以上途径传播病毒,极易导致疫情蔓延。”

严查配送寄递人员违法犯罪行为

为确保上路骑手规范、安全、有序,上海公安部门加强警力部署,在居民小区、沿街商铺及周边路段,对未持有“电子通行证”和无配送资质的配送寄递人员进行集中检查整治。

4月30日19时许,浦东公安分局曹路派出所在巨峰路川安路路口设卡,对来往通行的配送寄递人员一一进行检查。过程中,民警发现骑手马某无法出示“电子通行证”,电动自行车上海放着带配送的几条香烟。据警方调查,3月底以来,马某为赚取跑腿费擅自离开居住地,主动加入各小区团购群,私下提供有偿的代购跑腿服务。实际上,马某并不具备骑手资质,也从未办理过“电子通行证”。

上海查获591名违规骑手,无证骑手将追究刑事责任-第1张图片

昨晚,浦东公安交警部门再次开展整治,共检查外卖快递骑手近900余人次,现场组织抗原检测27人,现场查获6名无电子通行证的“黑骑手”移交属地派出所调查并作进一步处理。

奉贤公安分局民警则在检查中,发现一名冒用他人“电子通行证”的违规骑手。经查,男子成某林在没有相关资质的情况下,为追求利益,冒用自己姐夫的“电子通行证”进行外卖配送业务。目前,上述人员均被处以行政处罚。

整治行动中,闵行、松江和崇明等区公安部门也在辖区查获多名无证骑手。其中,闵行警方共对36名“无证骑手”处以行政处罚,对其中可以返家人员进行劝返,其余人员则由街镇防疫、民政部门提供救助和安置。

上海警方表示,将进一步加大查处力度,对没有“电子通行证”从事配送寄递业务的,将依法作出拘留10日并处罚款500元等处罚;对明知自己是“密接”人员,仍然逃避隔离观察,从事配送寄递业务的,将以“妨害传染病防治罪”追究刑事责任;对明知自己已经确诊或者疑似感染,仍然逃避隔离治疗,从事配送寄递业务的,将以“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追究刑事责任。

有话要说...

最新文章